他是安徽人,在红阳建设的一个工地工作,现居工地给员工搭建的临时住房里。他也是一个父亲,有两个孩子,大儿子在安徽上学,学的工科,一个月要花1000多块钱;小女儿今年刚刚高考,“学美术的很花钱呢”。他叹息现在赚钱不容易,一年工作下来几乎没有积蓄。
他是安徽人,在红阳建设的一个工地工作,现居工地给员工搭建的临时住房里。他也是一个父亲,有两个孩子,大儿子在安徽上学,学的工科,一个月要花1000多块钱;小女儿今年刚刚高考,“学美术的很花钱呢”。他叹息现在赚钱不容易,一年工作下来几乎没有积蓄。
他是上海人,在交大附二中读初中预备班,现居吴泾镇的一个小区里。他爸爸在南汇上班,一个星期回一次家,对他的教育方式一般是打,“有一次把头都打出血了”;他妈妈身体不太好,一直在家里休养,对他也不怎么管;家里还有爷爷奶奶,奶奶说,“这个孩子长大了,对我也越来越凶,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,他是我一手带大的啊”。
他是上海人,在交大附二中读初中预备班,现居吴泾镇的一个小区里。他爸爸在南汇上班,一个星期回一次家,对他的教育方式一般是打,“有一次把头都打出血了”;他妈妈身体不太好,一直在家里休养,对他也不怎么管;家里还有爷爷奶奶,奶奶说,“这个孩子长大了,对我也越来越凶,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,他是我一手带大的啊”。
她是安徽人,在上海做水泥生意,现居南平村的一个临时平房里,“这儿最近也要拆迁掉”。虽然周围都是兴建的工地,但工地却都用混凝土,所以水泥生意很不好做,“一天都卖不出一袋”。她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是大学生,现在在莘庄一所中学当老师;小儿子因为成绩不好,现在在到处打工。
她是安徽人,在上海做水泥生意,现居南平村的一个临时平房里,“这儿最近也要拆迁掉”。虽然周围都是兴建的工地,但工地却都用混凝土,所以水泥生意很不好做,“一天都卖不出一袋”。她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是大学生,现在在莘庄一所中学当老师;小儿子因为成绩不好,现在在到处打工。
他是河南人,在“租”来的一片菜地上种菜、卖菜,现居于菜地旁的一个菜棚。他菜棚里的电灯前几天被偷走了,因此现在晚上只能点了蚊香就睡觉了。他现在依旧单身,但找过几个女人:一位是四川人,“漂亮”,跟他住了几个月然后跑了;一位是安徽人,“长得不好看,又高又壮的,但是精得很咧”,跟他一年零两个月,又跟别的男人走了;现在跟他住一起的是一位浙江的女人,“神经有毛病的”,他用地龙(蚯蚓)和白糖混合给她吃,“偏方,效果好着咧,最近都清醒多了”,只不过这个女人也已经有四个晚上没有回来了。这片菜地他不交租金,但政府要拆便拆。他靠种菜和卖菜,除开吃饭,去年一共赚了几百块钱。
他是河南人,在“租”来的一片菜地上种菜、卖菜,现居于菜地旁的一个菜棚。他菜棚里的电灯前几天被偷走了,因此现在晚上只能点了蚊香就睡觉了。他现在依旧单身,但找过几个女人:一位是四川人,“漂亮”,跟他住了几个月然后跑了;一位是安徽人,“长得不好看,又高又壮的,但是精得很咧”,跟他一年零两个月,又跟别的男人走了;现在跟他住一起的是一位浙江的女人,“神经有毛病的”,他用地龙(蚯蚓)和白糖混合给她吃,“偏方,效果好着咧,最近都清醒多了”,只不过这个女人也已经有四个晚上没有回来了。这片菜地他不交租金,但政府要拆便拆。他靠种菜和卖菜,除开吃饭,去年一共赚了几百块钱。
他是上海人,现在在闵行区一个铁道口做看守工作,晚上在道口值班时,便住在值班室里。他一个月收入几百块,对自己是闵行区的人感到特别自豪,因为闵行区是原来的上海县。他提到他的一个侄子,因为去一个国企做过,因此到其他稍小一些的公司去,“抢着要呢,一个月八九千”。“不过啊,做事情一定要有关系,没关系有个屌用。”
他是上海人,现在在闵行区一个铁道口做看守工作,晚上在道口值班时,便住在值班室里。他一个月收入几百块,对自己是闵行区的人感到特别自豪,因为闵行区是原来的上海县。他提到他的一个侄子,因为去一个国企做过,因此到其他稍小一些的公司去,“抢着要呢,一个月八九千”。“不过啊,做事情一定要有关系,没关系有个屌用。”
她们是河南人,妈妈在做植物培育与销售,女儿在北桥的一所小学读一年级,现居于北桥花博园里的花棚里。爸爸在工地上工作,但回家之后,却去朋友家吃饭去了。小女孩有些腼腆,熟了之后却也很活泼。他们一家人来上海两年多了,在这个花博园中有着最好的中国传统风味的装饰。我问小女孩哪里人的时候,她说:“嗯……河南的。”
她们是河南人,妈妈在做植物培育与销售,女儿在北桥的一所小学读一年级,现居于北桥花博园里的花棚里。爸爸在工地上工作,但回家之后,却去朋友家吃饭去了。小女孩有些腼腆,熟了之后却也很活泼。他们一家人来上海两年多了,在这个花博园中有着最好的中国传统风味的装饰。我问小女孩哪里人的时候,她说:“嗯……河南的。”
他是浙江人,现居于一个小区内。他是一个家庭教会中的牧师,每个周末,他都会带领众多兄弟姊妹聚在自己家里唱诗、祷告。“主啊,让我赞美你。”
他是浙江人,现居于一个小区内。他是一个家庭教会中的牧师,每个周末,他都会带领众多兄弟姊妹聚在自己家里唱诗、祷告。“主啊,让我赞美你。”
他是江西人,她是新疆人,他在微软的一家外包企业上班,她在做销售工作,他们居于一个老式小区内。他们之前在同一家企业工作时相识相恋,两年之后结了婚,在嘉定买了一套约200平方米的房,过几年把父母接过来稳定下来再要小孩。他们眼里满是幸福。
他是江西人,她是新疆人,他在微软的一家外包企业上班,她在做销售工作,他们居于一个老式小区内。他们之前在同一家企业工作时相识相恋,两年之后结了婚,在嘉定买了一套约200平方米的房,过几年把父母接过来稳定下来再要小孩。他们眼里满是幸福。
他们是上海人,现居于一座几乎快被拆完的村子里。他们一家有五口人,闭口不谈为什么还不搬走,不过,“我家有相机,不用拍照。”
他们是上海人,现居于一座几乎快被拆完的村子里。他们一家有五口人,闭口不谈为什么还不搬走,不过,“我家有相机,不用拍照。”